AD
首页 > 财经 > 正文

把一朵蘑菇发展成大产业

2019-11-24 16:19:50 点击量:
导读:35年钻研食用菌科学种植,7年扎根云南景东彝族自治县,陈再鸣初心为农,用行动践行誓言,“将论文写在崇山峻岭之间,不达小康不还乡。

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副教授陈在明在云南省景东彝族自治县扎根7年-

将蘑菇发展成为大产业(深度聚焦)

赵先南柯一能

蘑菇能发展成什么行业?一个人,35岁,进入农村,能做些什么职业?

如果不进入云南景东彝族自治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如果不深入到消除贫困的第一道防线,就无法感受到这两个问题的重要性。

云南景东人口稀少,风景优美。然而,由于交通不便,农业生产水平低,当地居民收入低,这里的人们常说,“上帝给了我们美丽的风景,但是没有办法致富。”

食用菌栽培专家、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副教授陈在明(音译)认为,没有什么“可怜的帽子”是不可摘下的,只要你长期努力,你就能够制定出一个搬迁愚公山的计划。

经过35年的食用菌科学栽培和7年在云南景东彝族自治县的扎根,陈在明开始了他的农民生涯,并采取行动履行了他的誓言,“在山与山之间写纸,直到他富裕起来才回家。”

告诉农民,带他们去工作。

食用菌是中国农业十大主导产业之一。真正的山珍海味汇集了太阳和月亮的精华,但是如何种植、采摘并运送到普通人的餐桌上却是一个难题。几代人以来,京东人一直依靠最传统的方式——依靠天气吃饭。

浙江大学对口支援首席专家陈在明抵达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陈在明是浙江省食用菌领域的著名专家。当他第一次到达京东时,他下了一个军事命令,通过技术帮助穷人。他没有打招呼,也没有举行仪式,一头扎进了山里。经过一次访问,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京东有一个独特的细菌生长环境,但由于观念、技术和机制的限制,当地人在守护“金矿”的同时无法挖掘出“黄金”。

如何开处方?

经过深入考察和科学评价,陈在明没有把东方的工业经验照搬到京东,而是给了当地人民从未想到的方向——人工培育滇西人喜欢吃的特有细菌,发展林下经济。

看到这个药方,当地人摇了摇头。“太棒了,不切实际”,“学者冲动,纸上谈兵”,“没有真正的金银,没有真正的刀和枪。”农业的困难在于打破旧习惯,从头开始开辟新方向。农民不敢也不会尝试。

我该怎么办?陈再明没有放弃。他带农民去工作时,继续和他们交谈。

与当地农民建立团队,学习技术,寻找市场,携手教学,从两个示范点到10个以上,再到100多人。一年后,取得了初步成果。眼见为实,农民们发现这个行业正在走向未来,所以他们放下锄头,拿起真菌棒,离开茂密的森林开采几代人,跟随陈再明建立了一个整洁的真菌种植基地。

农民在真菌培养方面知识水平低,经验有限。他们不知道遇到困难时该怎么办。所以,只要有时间,陈再明就去田里教农民技术。看着屋主的通风情况和西棚的高度,他总是有努力工作的心。他能记得哪个棚子的温度更高,哪个棚子的湿度比农民自己更高。

在过去的几年里,王家村京东县陈太忠镇的村支书田培金带着村民们尝试猪饲料草和烤烟,但没有找到致富的方法。他跟随陈再明种植食用菌,看到了希望。他说:“脱贫致富的农民害怕失去信心和希望。是陈老师帮助我们找到了致富之路。”

青山守卫与金山交流技术

食用菌栽培不容易。一个覆盖着科技的小蘑菇。野生资源调查、人工驯化、人工栽培和菌种产业化四个步骤是野生状态进入人工栽培的“关键飞跃”。这一飞跃包括菌株的纯化和分离,温度、光、酸和碱的环境适应,以及培养基溶液的探索。

对陈再明来说,最需要的是时间。抓住时机,打破难题,让农民看到致富的希望。

许多技术问题在教科书或参考文献中找不到。菌株的分离纯化和从菌体中寻找无性菌丝和外科手术一样复杂。光是氮和氧就有40多种培养基配方。这些技术公式是技术上最难克服的部分。

"法律需要摸索,经验需要总结."从实践到理论到实践,从实验室到野外,从野外到实验室,日复一日,陈再明发现了人工栽培食用菌的秘密,个性化配置,“一个配方,一个蘑菇”。

但是陈再明并不满意。他知道这样一个“微妙”的公式太复杂了,农民无法理解。因此,他继续研究,削减和简化繁殖,最后发展了一个“通用公式”,一键栽培和管理。菌丝在菌袋中培养成熟,返回生态林地。无论是木腐菌、草腐菌还是共生菌,农民都可以通过简单的调整完成分离、培养和出菇的全过程。陈再明将这些程序写成规范,并发给村民使用。

从那时起,京东人民就被赋予了食用菌栽培条例手册。老百姓说这是一部真正的“富经”。

耕作和种植逐渐走上正轨,不闲着的陈再明有了新的方向。

偶然,他在树桩上发现了一种罕见的野生真菌——香菇。陈在明是一个宝藏,因为这种稀有的野生真菌价格高,市场好。如果技术发展得好,当地人民将摆脱贫困,更快更稳定地致富。京东自然资源丰富。除了小香菇,还会有更多稀有和丰富的菌种吗?因此,他想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建立一个实验室,以查明京东野生细菌的背景。

因此,海拔2300多米的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首次建立了食用菌资源保护实验室。在过去的几年里,陈在明在实验室里检测了1500多份珍贵的大型真菌样品,对700多份样品进行了整理、分类和鉴定。灰树花、金顶侧耳和杏鲍菇……这些原本只在山里发现的稀有真菌,现在正通过栽培技术飞进普通人的家中。

就连珍稀灵芝陈在明(音译)也带领团队在京东山林中找到了最佳的生存位置,垂直落差超过2000米,让灵芝产业在京东扎根。

小蘑菇让京东人脱下了他们可怜的帽子。2018年,全县食用菌种植总面积达到100多亩,带动200多户农户,每户增收4200多元。

在过去的7年里,小蘑菇引起了千千当地人民的信心和希望。

乍一看,我是个农民,除非我达到舒适的生活水平,否则我不会回到我的家乡。

从1984年到2019年,35年来,陈再明一直深入食用菌栽培领域,从未离开过。在他看来,一生很短暂,一个人必须像一个人一样行动。

在过去的35年里,陈在明最喜欢的地方是平台、实验室和田野。在班上,在他同学的眼里,他是个好老师。他善于运用案例教学,利用种植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来激励学生,鼓励他们大胆创新。如果学生们找到比他更好的解决办法,他会像个孩子一样快乐。他还喜欢带学生去实验室、田野、深山和农民的生产实践中发现和解决问题。

学生们说,“我特别喜欢陈老师的课。因为陈老师的教室一端与最前沿的科学研究相连,另一端与中国广袤的土地和热农的期望相连。”

在过去的35年里,陈在明积累了许多专利。有些人建议他卖掉它们,但他从未这样做过。他说,一旦出售,农民就不能白白使用这些技术,并将增加他们的投资。

在过去的35年里,陈在明有很多机会放弃学业,成为一名商人。许多市值超过1亿英镑的大企业都邀请了他,但他从未受到过诱惑。他说研究农业的目的是“减轻人民生活的艰辛”,而不是过上好日子。

这些年来,对陈在明来说,最让他高兴的不仅仅是农民收入的增加,房屋的翻新,机械设备的升级,更重要的是,农民对科技的信任和渴望。每次他去村子,农民们都跑去听他的报告,谈论技术。在过去的几年里,越来越多的农民主动向他学习如何掌握工业趋势,编写项目申请,以及如何将更多的资源集中用于农业生产。

“最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和新产业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留在了农村。因为人才和技术是农村复兴的力量和希望。”陈在明说道。

秋天的深夜,浙江大学的校园已经很安静了。陈在明还在实验室里,为科研和解决从农村带回来的技术问题照明。伴随他多年的日记写得很工整,“在群山之间写你的论文,直到你富裕了才回到你的家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