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寻找“极金正恩死了危”海南长臂猿:濒危程度比大熊猫还要高

2019-11-24 12:04:29 点击量:
导读:▲10月25日,海南白沙县青松乡热带雨林里,调查人员在观测海南长臂猿。▲10月26日凌晨5时许,海南长臂猿监测队员李文永带领调查小组走在前往监听点的山路上,俯身经过一处枝蔓纵横的小路。

寻找海南长臂猿

10月25日,调查人员在海南省白沙县宋庆镇的热带雨林中观察海南长臂猿。由于长臂猿永远不会离开树木,在热带雨林的高大笔直的乔木森林中,观察树上的长臂猿,只能抬起脖子往上看。

在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热带雨林中,有“人类最孤独的近亲”

他们一生都住在树上,从不倒下。他们的身影在热带雨林中高大笔直的乔木森林和遮挡阳光的阔叶林之间摇摆。它们形状轻盈,头顶有阴影,树冠的树枝突然弯曲,枝叶格格作响。

他们经常在清晨唱歌,通常是用男性吹口哨发出清晰的长音,然后女性用颤音回应,然后引起小组其他成员的集体共鸣。音量从低到高逐渐增大,音色高亢委婉,像口哨一样响彻山谷。这是他们宣称领土或交换感情的方式。

它们是海南长臂猿,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世界上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只存在于海南霸王岭。20世纪80年代,海南只有大约7只长臂猿。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红色名录,海南长臂猿的濒危程度是“极度危险的”,比大熊猫高两个等级。

近日,海南霸王岭林业局会同环保组织“嘉道理农场植物园”,对霸王岭自然保护区海南长臂猿的数量和数量进行了调查。新华社记者以独家方式跟踪了整个过程,记录了对中国热带雨林的调查。

10月25日凌晨4点,海南省白沙县宋庆镇还在睡觉,村民李文勇的房子已经亮了。

一天前,一个42人的调查小组在海南霸王岭自然保护区集合。调查组主要由霸王岭自然保护区和嘉道理农场植物园的工作人员组成,将分成三组,赶赴以长江县斧岭为中心的7个监测站,在19个监测站调查海南长臂猿的种群和数量。

宋庆乡是新华社记者的住所。李文勇已经做了九年海南长臂猿监测员,是当地调查组的组长。

10月25日早上,一只海南长臂猿正在觅食。

凌晨5点,李文勇和四名队员带着干粮爬到了村子后山的监控点“长石”。在黑暗的雨林中,火把和前灯照亮了下面的道路。由于吉本斯喜欢在日出时开始鸣叫,团队成员需要在早上6点到达监控点

突然,带头行走的霸王岭自然保护区护林员魏富良在路上发现了一条蛇。幸运的是,这条蛇径直钻进了路边的落叶里,没有伤害任何人。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跋涉,该队终于在早上6点前到达海拔800多米的“龙石”。所有队员都已经大汗淋漓了。

魏富良和一名队员继续向附近的另一个监测点“小安口”行进。就在几步之外,他们被一条躺在路上的双头蛇拦住了。为了避免延迟监控,他们只是跳过了那条蛇。

早上6点,队员们站起来保持安静,抬头看着他们周围高高的树冠,仔细听着。

天空明亮,群山依然寂静。

看到猿是统计学的关键。由于长臂猿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直接看到猿并不容易。通常,需要两个监控点来标记同一个ape组的呼叫方向,然后根据方向的交点来确定ape组的位置。如果我们听不到猿的声音,这意味着我们看不到猿的数量,所以我们不能开始调查。

6点38分,寂静被魏富良打来的电话打破了——他听到了猿在西南方的小马鞍口。

对李文勇来说,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长臂猿早上啁啾伴随着进食。通过掌握长臂猿食物在周围山区的分布,他可以大致判断长臂猿的位置。

踮着脚离开后,调查人员终于在雨林深处看到了长臂猿。

同一个家庭的一群长臂猿正在调查者头顶上方20米的树冠上寻找食物。成年雄性猿和雌性猿分别是黑色和金色的,而幼崽面对母亲的四肢,将它们扣在母亲的腹部前,随着母亲的动作而移动。凭借强壮的四肢,尤其是一双长臂,它们在茂密的森林中自由地攀爬和跳跃。他们跳的地方,树林嘎嘎作响。

▲10月26日,在海南白沙县宋庆镇热带雨林,调查人员记录了当天观察到的长臂猿啁啾的各种数据。

逼近的人群引起了猿群的警觉。母猿带着幼崽蹲在树干上,采摘野果吃,但她忍不住转过头来观察人群。出于好奇或者为了监视寻找食物的家庭成员,一只年轻的黑猿从远处跳下来,停在离调查组大约15米远的一根树枝上向下看。

调查人员拿出照相机和双筒望远镜来拍摄和观察长臂猿,并用纸和笔记录长臂猿的起止时间、方位、距离、啁啾类型、个体数量、监测点坐标和其他数据。

因为长臂猿习惯于早上啁啾,它们中午唱得越少,下午唱得越少。调查组一直追踪记录吉本斯直到中午。

第二天早上,调查继续在山上进行。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减缓了调查组上山的速度。雨后,调查组决定走更陡峭的路来恢复时间。由于长期无人行走的道路和纵横交错的树枝卷须,许多路段不得不弯曲通过。李文勇和魏富良轮流走在前面,挥舞着木刀,劈出了通道,成功地带领队伍按时到达了监控点。

调查持续了四天。

当李文勇的小组正在调查时,其他小组也在观察和记录长臂猿。每组的调查数据将被收集整理并上报林业部门。

"调查人员听到一只孤独的猿在新山上啁啾,这表明长臂猿的范围已经扩大。"谈到调查,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嘉道理中国保护”部门负责人陈贝乐表示,调查组还在山林中发现了野猪、银雉、松鼠等野生动物的踪迹,没有发现偷猎、滥砍滥伐等活动,这表明霸王岭自然保护区的生物多样性正在恢复,非法活动正在减少。

霸王岭林业局副局长陆永权坦言,林业部多年来一直保护海南长臂猿,目前仍面临自身队伍资金和专业人才匮乏的问题。因为长臂猿从来不离开树木生活,很难得到密切的接触和研究,而且由于社会意识水平低,海南的专家很少,保护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记者蒲小旭)

为您推荐